姊姊出嫁了。

前幾天因為擔心媽媽自己一個人在家會無聊,所以特意打電話回家,

我問:媽,您一個人都在做些甚麼?會不會無聊?

媽:不會啦,就四處走走,而且你姊姊每天都打電話回來。

我問;姊姊幹嘛每天打回來?

媽;她就加減撒嬌,隨便聊聊囉。

 

 

不知道為什麼,這段對話一直存在我心裡,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心裡發酵著。

直到今天,神讓我明白了那存在我心裡的是甚麼感覺。

 

突然回想起小時候,當爸爸還在的時候。

 

以前哥哥姐姐總是說我是撒嬌鬼,爸爸就最疼我,

當我年紀還小的時候聽他們談起這件事,總覺得那又怎樣?撒嬌不是每個小孩都會的嗎?你們不撒嬌又不是我的錯。

我忽略的是:當還是孩子的她/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,臉上那種厭惡的表情,

告訴我的是:我不能跟爸爸媽媽撒嬌,因為那是不對的、會讓哥哥姊姊討厭。

 

之後爸爸過世、媽媽每天忙著生計,我雖然年紀最小,但環境讓我的心裡知道自己要堅強,

不能在家人面前表現脆弱的樣子,除了因為怕他們擔心之外,更多的是因為我知道沒人會理我。

畢竟在那時的我,潛意識裡被教導:撒嬌是不對的、我們討厭你撒嬌,所以你最好自己堅強。

 

後來慢慢長大的我,漸漸變得不知道可以在家人面前撒嬌、可以在家人面前示弱,

所以老是報喜不報憂、老是喜歡往外跑、老是把家人的關心拒於門外,

因為我覺得我自己可以堅強、所以妳們不用來擔心我。

 

原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納悶為什麼我跟家人的關係總是有一段距離(特別是姊姊),

為什麼我總是無法跟她們談心裡的話,為什麼她們的關心會讓我覺得被他們關心有一種罪惡感。。。

原來是因為,我喪失了對媽媽撒嬌的能力。

 

神讓我看到這一點,求神幫助我,讓這個看見可以是一個起點,

可以改善我跟家人一直維持著的安全距離,

家人不就是親密的存在嗎?

雖然這一點我在婚前從來沒有任何體驗,

但我多麼期望在有生之年可以經歷到與家人間那種緊密的連結。

 

我會這麼努力著,依靠神的醫治與帶領,讓裡面的那個小朋友早日復原。

 

(我所謂的家人,都是指原生家庭)

創作者介紹

Aprilsky∣一瞬間。

April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